返回列表
发帖
回复【4浏览【1228
21日,深圳市光明新区滑坡救援工作进入“机械加人工网格搜救”阶段,2906名救援力量进入现场。目前,滑坡已造成85人失联,16人受伤住院。国土资源部将会同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公安部等部门和广东省、深圳市有关部门对滑坡灾害原因开展调查。
  讲述
  站在土堆上,找不到家的位置“还在上学的孩子就有6个,还有2个老人,老婆、妹妹和弟媳,11个人全在里面。”何卫明从家人出事以后,几乎一直都没有离开过现场,守在搜救点只希望能早点看到失联的家人。
  12月20日11时40分左右,早上出去收垃圾的何卫明准备回家中吃午饭,车还没有开到工业区,何卫明就看到山坡整个塌了下来。滑坡将他平时生活和工作的地方扫为平地,而家里还有父母、妻子和孩子。事发后,何卫明再也没能打通过家里人的电话,“一开始是无法接通,后来就一直关机,可能是手机没电了”。一辆一辆的工程车进入工业区,一批一批的搜救人员进入现场,何卫明只能站在封锁线之外焦急地等待,希望能等来的是家人平安的消息。
  2003年底,何卫明和家人从河南周口来到深圳打工,在这里打拼了四年,他才在这里拥有了自己的事业,成立了一家垃圾分拣公司,并且把家人都从老家带了出来,给他帮忙经营。一家人在2014年搬到了红坳附近,租了2000多平方米的厂房用于垃圾分拣和居住,还用小儿子的名字给厂房命名。
  尽管一家人只是居住在山脚下的铁皮房中,但在老家人看来,何卫明已经算是在外面打拼成功了。这一次突如其来的灾难,让这个男人久久蹲坐在搜救现场的入口,少言寡语。
  何卫明一直都知道附近的山沟中堆满渣土,每天都有成群结队的渣土车往山里跑,从长凤路进入工业区路口的路面已经被渣土车碾轧得泥泞不堪。两年的时间,两山之间开矿形成的山谷已经完全被渣土堆成了一座小山坡,和旁边的山连在了一起。但他怎么也想不到堆积成山的渣土有一天也会威胁到他和家人的生命安全。在他看来,渣土堆成的山坡离他的厂区还有一段距离,中间隔着拆卸报废车的车场,足有一公里多,危险似乎很遥远。看到山体滑下去的那一刻,何卫明才感觉到恐惧,整个厂区瞬间被红土掩埋,七八层高的楼房被泥土推倒平移出十几米远,甚至有一栋楼房已经完全淹没在红土之中。
  滑坡发生的当天,何卫明和妻弟试图进到现场寻找家人,“一片土堆,四米多高的铁皮房连房顶都看不见。”土层最薄的地方都有一二十米,能盖过三四层楼高,何卫明站在土堆之上却怎么也找不到家的位置。两个人深一脚浅一脚地在泥土中寻找了两个多小时,仍是没有收获,只得从土堆中走出来,站在搜救现场的入口等待消息。虽然明知道自己进入到搜救现场对寻找家人也没有什么帮助,但是站在外面更是坐立不安,不时地又想跟现场安保人员协商,希望能再进去一趟,看一看搜救工作到了哪里,什么时候才能得到自己家人的消息。渴望着家人的消息,也在担心着传出的是不幸的消息。昨晚7点多钟,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何卫明还是蹲坐在搜救场的入口,不愿意独自去安置点休息。
  调查中标公司75万转红坳运营权
  绿威物业称系分包
  据记者了解,发生事故的系红坳余泥渣土临时受纳场。据公开资料显示,2013年8月,深圳市光明新区ZF采购中心宣布绿威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绿威物业)中标红坳余泥渣土临时受纳场运营服务。该公司成立于2001年8月24日,法定代表人系张菊如,注册资本1001万元。记者检索发现,2013年至今,这家公司多次中标成为深圳市宝安区ZF采购中心的供应商。
  昨天下午,绿威物业的办公室主任刘小姐称,绿威物业已经将此项目分包给益相龙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在中标结果出来之前,公司就已经和益相龙谈好了合作协议。”她表示,这符合投标要求。
  约定安全事故责任
  记者查询发现,益相龙公司成立于2003年,法定代表人为龙华美,注册资本1000万元,股东有两位,除了龙华美外,另一位是龙荣美。在一般经营项目里,有“清洁、道路清扫、垃圾清运,余泥、渣土及建筑垃圾受纳场、纯土受纳场的管理(受纳场执照另办,凭资质证书经营)”相关内容。
  绿威物业提供给记者一份《协议文件》,“就红坳余泥渣土受纳场市场化运营的相关事宜达成合作意向。”协议中写明,甲方(绿威物业)将一
  次性向益相龙收取75万元合作管理费及因招标文件需要的其他资料费用。绿威物业负责提供相关经营业务所需的手续证件和经营资质许可证等资料,作为投标之用。在中标且收到费用后,绿威物业将受纳场的运营管理转让给益相龙。益相龙在付清款项之后,有权单独进行项目的经营管理权,享有绿威物业所提供的所需资质及经营许可。双方约定,项目的盈亏由益相龙公司承担。
  此外,协议的第五条明确指出,“在经营活动中,如出现安全事故等重大意外,均由乙方(指益相龙)承担。”协议的签订时间为2013年7月21日。
  昨天下午,深圳市光明新区ZF采购中心工作人员告诉京华时报记者,绿威物业是将项目分包给益相龙,“并非转让”。同时,他表示采购中心对此知情。
  律师认为属于转包
  对此,北京市雄志律师事务所姜健律师表示,本协议并非分包合同,而是整个经营权的转包合同。投资公司涉嫌借用了绿威公司的资质参与竞标,在中标后借用绿威的资质从事经营管理。如事故的发生确因投资公司违法行为导致,那么,两公司应对造成的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双方在合同中约定的只由投资公司承担赔偿责任,对外是没有法律效力的。
  释疑
  20日发生的深圳滑坡事故已造成85人失联,此后,失联人数也经历数次变更。到底有多少人失联?他们是谁?为何救援进展如此之难?现场还有无可能发生次生灾害?
  失联人数到底有多少?
  从滑坡发生到21日19时,失联人数发生了四次变化:第一次发布为27人;到20日23时,失联人数变更为57人;第二天上午的第三次新闻发布会上,深圳市局长刘庆生通报称失联人数为91人。又过了10个小时,这个数字下降为85人。记者从获取到的一份“失联人员核查表”上看到,失联人员多为外来务工人员,主要来自湖南、河南、广西、江西、贵州、湖北及粤东西北地区。
  一位参与救援的人员说,由于核实人数存在困难,有些还存在全家都失联的状态,一时难以确定,所以人数不断在变化。但随着核查的深入,数字会越来越准确。
  救援难度到底有多大?
  截至21日21时,距离滑坡发生已接近36个小时,仍然没有发现幸存者和遇难者遗体,有网民质疑救援进展缓慢。深圳市住建局局长杨胜军表示,20日19时左右,滑坡土体已基本趋于稳定,可以在滑坡和倾斜的房屋建筑物开展抢险救灾活动。但一些参与救援的人士表示,搜救工作面临不少客观困难。
  滑坡面积巨大是救援难度大的主要原因。此次灾害滑坡覆盖面积约38万平方米,相当于50多个足球场大小,余泥渣土厚度达数米至十数米不等,有的几乎和四层高的厂房齐平。
  参与救援的宝安区一位消防人员介绍说,与地震导致房屋垮塌相比,在泥土中寻找生命更加困难,“探测仪只能深入空隙。而现场是泥土压得死板一块,探测仪发挥作用的空间受到限制。”
  会不会发生次生灾害?
  有岩土工程专家称,这是国内外城市地区少见的大规模滑坡灾害。“这一次滑坡的规模之大,是我从业30多年来第一次见到。”参与救援的中国铁路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刘国楠说,在城市的丘陵地区发生这么大的灾害是很少见的,国际上只有印度尼西亚上世纪90年代一个垃圾填埋场滑坡引发泥石流造成很大损失。
  截至21日晚间,救援指挥部已经基本排除了次生灾害的可能。刘国楠说,经专家和相关部门人员商讨,目前采取分层剥离、多次生命探测结合的搜救方式,“在尊重生命的前提下,我们制定了开挖的方法。现场已经打开了6个土方的面,准备每一层1到3米逐层剥离,发现生命迹象后救援队再跟上,配合开挖队伍进行勘测,尽力尊重和抢救生命”。
  据了解,中石油抢险队已对滑坡区域受损的400米管道进行了氮气吹扫,排空了管内残留的天然气,21日上午开始修建临时管道。

此帖系强大的天府网楼主原创,转载请务必捎上楼主,否则将启动咬人程序!

收藏 送米 本帖最后由 我叫方枪枪 于 15-12-22 09:27 编辑
0 0 0
起码埋了500人!
起码埋了500人! 丶予兮 发表于15-12-22 09:48
 造谣挨得惨  低调
造谣挨得惨  低调 桃子桃子桃子 发表于15-12-22 15:32
 哦我多打了一个0.。。

what ever。。。

也是人类自己作的,乱堆建渣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签名被屏蔽
返回列表
发帖

同步到:

热点推荐
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