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回复【1浏览【1322
评论员/赵江海
近日一篇题为《河北乐亭:真假原告演绎局中局》的新闻稿件引起河北乐亭县民众的高度关注。在文章中,当事人付建刚实名举报本县原水产局长,现任县纪委副书记吴树群,县水产局原滩涂管理站站长,退休干部赵尚民,乐亭县扇贝养殖协会会长杨基珍采用欺骗手段骗取各类海事赔偿等多宗违纪违法案件,演绎局中局,提供书面及音频证据。文章涉及的人员对此好像并无半点回应,那么,事实是不是这样呢,这其中又有什么隐情呢?

文章中称,付建刚本人系乐亭县扇贝养殖户。2011年10月30日上午7时左右,付建刚发现一艘国外货轮驶入并抛锚在其与另一养殖户张守财的扇贝养殖区内,致使其两家的扇贝以及养殖器材造成严重损失。当日,付建刚将这一情况上报给了乐亭县养殖协会会长杨基珍。次日,会长杨基珍及水产局滩涂管理站站长赵尚民、养殖户李树强、张玉峰、李文明等人几次到现场拍照取证,勘查受损情况,并安排李树强雇佣的工人李冬青向付建刚要了两笼扇贝做损失鉴定使用。2011年11月7日,会长杨基珍带付建刚和张守财到京唐港海事局做了笔录,并获知肇事货轮为伊朗藉。
杨基珍让他们回家等消息,赔偿事宜由其一手操办。2012年夏天,杨基珍私下给付建刚和张守财每人3万元,并告诉二人“以后不要再找了”。之后,付建刚获知天津海事法院于2013年5月30日曾审理伊朗伊斯兰共和国航运公司海上养殖损害赔偿纠纷案,而开庭原告却是另有其人。付建刚还获知这些原告是由杨基珍、赵尚民出面,水产局局长吴树群批准伪造了养殖证,并虚假罗列了八名原告,将伊朗货轮列为被告在天津海事法院进行虚假诉讼,敲诈、骗取了伊朗货轮本该赔偿自己的1076932.4元赔偿款,八名原告每人分得好处费3.3万元,余款去向不明。
同时,文章中还反映2011年康菲溢油事件也有人从中做了手脚。据当地扇贝养殖户讲,当年康菲溢油事件,牵头索赔及分配数亿元补偿款的也是这个扇贝养殖协会。当时乐亭县实际有扇贝养殖户126家,而索赔后领取补偿款的却有近400家,其中会长杨基珍家就由其本人和女儿、女婿分了三个户头来领取的补偿款。
杨基珍曾给付建刚打电话让其不要再调查,因为涉及不少人,包括水产局的及县里领导。杨基珍还委托当地人谭凌云给付建刚打电话,让他不要再追查下去,因为涉及到不少上班的(这里指公职人员),并且提到有赵尚民,称一旦告成了他们都得进去。
从文章中不难看出,乐亭县扇贝养殖会长杨基珍是很牛的,牛到可以随意代表扇贝养殖户索赔,牛到可以随心所欲分配养殖户的损失补偿款,俨然一级主管部门。同时也不难看出,杨基珍是心虚的,是要顾及某些“上班的”,并且怕“他们都得进去”。
杨基珍为什么怕呢?俗话说没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难道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了吗?还有,“上班的”“他们”指的都是谁呢?怎么“一旦告成了都得进去呢”?这个线索恐怕乐亭县纪委应当忙活起来了,应该查查“他们”都是谁,都做了什么?因为如果不查,该县纪委可能涉嫌不作为或者渎职了!
扇贝养殖协会本来是一个民间团体,是为扇贝养殖户服务、咨询、沟通、协调的社会中介组织,属非营利性机构。但是,有人居然利用这样一个机构,并且勾结一些公职人员,动用某些公权力来欺诈、骗取养殖户的应得利益,干着违法违纪、丧尽天良的勾当。
多行不义必自毙!在当今的法治社会里,再深的背景,再牛的贪官都将难以逃脱法律的严惩。笔者奉劝那些心怀鬼胎、贪婪成性的牛人,莫做扇贝养殖户的“吸血鬼”,否则,最终的下场必是被正义的铁拳砸得粉碎!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此帖系强大的天府网楼主原创,转载请务必捎上楼主,否则将启动咬人程序!

收藏 送米 本帖最后由 不太好吧 于 15-12-23 11:07 编辑
0 0 0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签名被屏蔽
返回列表
发帖

同步到:

热点推荐
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