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帖
回复【40浏览【12693
热帖
     
    我已经记不得了在这二十多年的花样年华里,我是怎样平和的度过来了。在这个的十二月的冬日,我一个人象一只苍白的蝴蝶伏在家里的沙发上,再看冯小刚的《一声叹息》。那么完全相似的角色和情节,浩浩荡荡将我击得粉碎,在男主角似乎是平铺直叙的自语里,我的眼泪无力以回天地流泻。记忆仿佛是跳跃的琴弦,我一下子又回到了十四岁的日子。我也是那样哭着求父亲不要走,我会好好学习好好练舞,可父亲点了头却仍然象风一样奔下楼。就在五楼和六楼相接的地方,十四岁的我依稀还看到他的衣角,而我第一次觉得父亲的远。后来,母亲进了医院,我用过年的压岁钱给她买鸡炖汤,踩着单车送去医院要花四十分钟。父亲从来都没有回来过。只是在学校门口等过我放学,带着穿校服的我去八宝街的那个路口吃一碗砂锅鸡面。
    在这一刻,我慢慢儿的闭上我的眼睛,还能记得起那种滚烫的鲜美的味道形成一种温暖的氛围把我紧紧地包裹起来。
    那时,也是这样的冬天。
    后来,父亲终于离开我和母亲走到另一个女人的面前。那年,也是冬天。







《兰陵王·柳阴直》

兰陵王·柳 ·周邦彦

    柳阴直,烟里丝丝弄碧。隋堤上、曾见几番,拂水飘绵送行色。

    登临望故国,谁识京华倦客?
    长亭路,年去岁来,应折柔条过千尺。
  闲寻旧踪迹,又酒趁哀弦,灯照离度。梨花榆火催寒食。

    愁一箭风快,半篙波暖,回头迢递便数驿,望人在天北。
  凄恻,恨堆积!惭别浦萦回,津堠岑寂,斜阳冉春无极。

    念月榭携手,露桥闻笛。沉思前事,似梦里,泪暗滴。






[ 本帖最后由 yaowangjj 于 09-12-9 11:29 编辑 ]
收藏 送米 本帖最后由 遥望姐姐 于 09-12-8 19:38 编辑
0 0 0

        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戏;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同学实小里,两小无嫌猜。
不会是天气的让人不开心??
成都似乎有点冷···流泪会更冷的
我还记得你上次那篇给我留言

        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戏;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同学实小里,两小无嫌猜。
有些过去了就过去了
特定的时间记录着我们的回忆,可不要气馁、慢慢的对自己笑笑,也许下一个特定的时间,就是你的幸福回忆
其实,换一种角度与心态看待早年父母的离异,也许给你留下的伤痛要轻得多
人要活在当下,不能老是活在过去的记忆里,尤其是不愉快的记忆
希望楼主能解开心结

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到哪里都是在流浪……
不要总是沉溺于往事。

always on the way!
发帖

同步到:

热点推荐
s:0:"";